李少波真气运行官网,李少波真气运行法、真气运行法五步功法等健康培训咨询服务。

一生修炼的师父--真气运行创始人李少波

时间:2021-04-26 17:14来源:李少波真气运行官网

  一、少年的经历
  恩师李少波一生从没停止过修炼,他老人家走的那一天 ,都在修炼生命。他经常对我们讲,“修道,没有个头。”他一生都在践行这个话。
  恩师出生在一一个医道武的修炼之家,父亲、叔父、祖父都是练家子,母亲那边,外公舅舅们都是大练家,外公在清末民国的北京,开了一家镖局,属十大镖局之一, 号“振威镖局”。老外公是镖局大当家的,年老的时候,走了最后一趟镖,返回时途经一地, 路当中盘腿坐着一个道士模样的人,镖师过去,对话不答,抱也抱不动,跑回来对老爷子讲,老外公说:“我去会会。”走过去一看,道士盘腿坐在路当中,老外公站在此人身后,将手伸到腋下拾了一下,不动!心里暗道,金钟罩功夫。随即用指点了一下那人的胁下,喊一声,去你的,将人抛到路边。每次听恩师讲到这,看着他会心的微笑,童心般的神态,我感觉心里痒痒的,很舒服。
李少波真气运行法
  恩师讲,他出生时身体就弱,七、八岁在祖父、父亲的指导下开始练拳,首先练的就是八段锦、十路弹腿,随着长大逐渐练习戳脚、劈挂翻手、八极、形意、少林,刀、枪、棍剑、鞭十八般兵器都要练习。河北古称燕赵大地,自古武风极盛,流派很多,有沧州八极,深县形意,永年太极,真是极一时之盛。形意大家有神拳李洛能,门下有八大弟子,太极有杨露禅父子,武式太极有武禹襄昆仲,八卦掌宗师董海川等。
  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称赞:燕赵多慷慨悲壮之士!千年以来,此言不虚。在这片慷慨悲壮的热土上,少年的恩师,天天闻鸡起舞,徒手器械,日日操练。随着功夫不断长进,逐渐对轻功的练习产生了很大的兴趣,到了欲罢不能的程度。恩师总是兴奋地对我讲先是在地上挖一个土坑,双脚进去没过膝盖,然后并脚跳出,逐渐挖到齐腰深,猫腰能跳出来,接着小腿绑上沙袋,也能一跃而出,这个跳坑功夫就可以了;接下来练习跑木板,将-块木板斜搭到墙头边,快步跑上去,再跑下来,逐渐练到将木板贴到墙面上,跑到墙边一脚“贴"在木板上,迅即一手搭到墙头 上,关键是脚底面要“贴”到木板上,这就要求将脚面先练得能贴到自己的小腿上。师父讲,他练得脚面已经贴到小腿胫骨上,木板贴墙,能蹬板抓墙而上,可惜,因机缘不全,师父对轻功的修习,不得不放弃,直到晚年,仍念念不忘心中的轻功,一想起来就对我说:‘有没有发现轻功练成的人? "以我的阅历,看着师父,只能摇头。师父补充说:“练轻功得是童子。”今日想来,老辈人对功夫的痴恋和执着,很深。
  二、漫步周天的来源
  1930年,恩师20岁,只身赴天津,在天津永利制碱厂工作,厂长候德榜是一个极其爱国兴业的企业家,不但企业办得好,对武术运动也十分提倡,特聘请山东回族武术家沙金亭,在业余时间给厂里的年轻人传授少林派功夫。沙金亭曾在山东韩复渠都队任武术教官,擅长十路查拳,一手达摩剑练得身剑合- ,推拿按摩接骨技艺也十分精妙。恩师中医底子得自家学,随沙师学习,可谓得心应手,深得沙师喜爱,将推拿点穴技艺,尽数传授,这又是一一次技艺的汇集。
  天津在旧社会,也是藏龙卧虎之地,武林高手很多。非常幸运的一件事再次出现, 师父找到了形意八卦大家-张占魁先生的拳馆,拜师张占魁,系统学习河北派形意拳、及董海川所传八卦掌;还经常得到韩慕侠的教授,在练拳期间正赶上韩慕侠从北京打败了俄国大力士康泰尔,师徒载誉而归。此事件对形意门弟子鼓舞很大。
  师父少年时练习的形意拳比较刚,而张占魁形意拳揉和了八卦掌的劲道.刚劲较少,极重“暗劲”“化劲”,尤其对形意三体式桩功,更是推崇备至,凡形意弟子人门,都要站很长时间的三体式桩功,三体式过关才能学五形拳。三体式式简法深,奥义无穷,有“二十四”个口诀来校正其形,“四象”来象形其意。师父对三体式体味很深,练习尤勤,一个桩功能站四十五分钟,直到八十多岁,还要站三体式高桩,九十多岁时还能背诵+路弹腿口诀,因为在三体式桩功中,他反复体味着静功的奥义。嘴边经常说着一句话:“八卦是刚柔之学,形意是内经之旨。"在天津工作生活了六年,对于形意拳学,尽得张公晚年之粹,漫步周天的形成,在那个时候,已深深植根于形意拳学之中,可以说,形意拳学是漫步周天之母,而漫步周天是形意五行拳的升华。
  三、大难中结丹
  在碱厂工作中,因为碱尘的污染师父患上了“矽肺”病,咳嗽不止,消瘦形体脱形,直至咳血,生命几乎不保;回到家乡,全家皆惊。祖父将恩师接到自己的住所,精心呵护,重新传授家学混元修道之法,从小就随祖父静坐修炼,早有根蒂,在大难面前他将一切放下,一 心修炼终日不言。忽然有一天,在静卧修炼中,内视下丹田,有一粒金黄色的珠子在闪动,全身非常舒适温暖。恩师将此情告知祖父祖父十分高兴地说:“你已结丹。”从此,身体渐渐的在恢复,慢慢地能下床练习八卦掌走圈,身体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。
  师父这次生死的考验,应证了道家的一句名言:若要人不死,先要死个人。修道就在生死之间转换着角色,在“有无”之中升华着生命,古今中外,成大事业者,必有特殊的磨难,要经历常人无法想象的坎坷与波折。在恩师一路的求道寻道之中,几乎全部遇到。
  四、秦岭隐修,中西医结合
  1936年9月30日,恩师与师弟王竹修到达西安,不久,便遇到震惊中外的“西安事变”,因为这个变故,结识了张学良部队一名武术教官。此人身材五短,东北人,武功极高,人送绰号“矮半截”。三个人整天切磋武功,相互换艺,真是不亦乐乎。“矮半截”将秘修方法“避水剑”传于恩师,经过几十年的演练,师父巧妙的将此方法演化为今天的“肠胃功”,创造性的运用到临床之中,继承当中有了发展。师父是一个不断思考,非常善于创新的学者。三个人谈论修道,切磋武艺,很是投缘,遂结拜为师兄弟,并结伴而行,一同隐居凤县四年,参拜楼观台.讲经台,拜阅道藏,偶获黄石公“素书”,玩素有日,对于修道悟真,忽然有大悟解, 动静双修,确实别有洞天。他整日穿梭于秦岭山间,行走都是以形意蛇形代步,动手抬足不离修炼,功夫有了很大的提升。
  1939年8月,在凤县又结识了一位西医,和这位西医的相识,填补了真气运行法“呼吸”的生理原理。这位西医毕业于山西川至医学专科学校,获硕士学位,西医学术及临床都很好,在那个年代,非常难得。他也在寻找中医方面的高手,两人相识交谈,非常融洽,都有相见恨晚之感,二人天天形影不离,相互尽情传授彼此所学,经常协作诊视病患,疗效大为提高。他系统地给恩师讲授了西医的课程,尤其是生理学、解剖学。这些知识使师父对于动功静功的呼吸原理、及神经的高级调节功能产生了清晰的认识,为真气运行法构造的形成,又一次提供了西医生理学术的支持。恩师向其传授了针灸、推拿及中医理法方药。
  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,两位有志于学术的年轻人,打破了学术的藩篱,去掉了门派之争,撕掉了人性的假面具,在陕西凤县这个偏僻的地方,第一次中西医学碰撞、交流融合,用中西医学结合的方式,破天荒的共同诊治同一个病患,听诊器、血压器与中医脉诊、四诊,一起合参,共同诊断疾病,治疗患者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仅仅因两个人的志趣、合作,竟开启了一个学术交融的先河,值得大书特书一笔,站在今天的学术平台来审视这次中西医结合活动,依然不失为:一次学术交流的开端,当今天下,中西医学的结合,蔚然成风,早已春播天下。恩师,您开创了一个先河,应该含笑了。
  五、呼接天根有来源
  恩师夙根深厚,天性沉静寡言,少与人争,深得祖父厚爱,十三岁时,祖父祖母为使师父能入道门混元,跪拜三天,恳请祖师恩准,方才收入门内,传授法理及道家学说。
  “鸾”乩预言,师父道缘在西北。第二次离家时,祖父拉着手对他说:我们爷孙还会见面,可在西北。师父早有出尘之至,总想寻机缘入峨眉山隐修,在凤县时,准备了三次由汉中入川,都未圆满,一次生病,二次水患冲断了公路,第三次到达了成都,找到了青羊宫里面的二仙庵,拜访王元会不遇.阅读了他的著作,当读到其中有一句“呼接天根”时,他定住了,猛然有醒,内修当中的疑团一下打破,登天之梯就在这里,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”恩师心中的喜悦之情,无法言表,每当说起此事,师父总是能轻轻笑出声来。“假如真找到能穿墙而过的王半仙,这个道缘可能要错过。”我心中一惊,看来有些事 ,得到是失失去反而是“得”。老子祸福相依之言,确非虛言。
  六、道在西北立
  1941年10月5日,恩师离开凤县转赴兰州,与师弟王竹修会合,那时,师兄“矮半截”早已遁入道门,在楼观台出家为道。落脚兰州期间,恰逢光华国医学社招生,办学教师为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的弟子,山东人氏,伤寒大家于有五先生一已故 甘肃名老中医于己百先生的父亲,主讲《伤寒论》。恩师中西医学都有基础,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;再加上有扎针推拿的好技术,被学社聘为于有五先生的助教,助讲针灸教学。在解放初期,又参加了两年的中西医高级进修班,又一次系统学习了西医的课程,并担任该班班长。于1943年开起了自己的诊所,在甘肃卓尼兰州从事医学工作,达七十年以上,每天面对繁杂的诊务,治不完的病患,对于功夫一天也没有耽搁。解放以后,因各方面的原因,不便静坐,师父只好以动代静,动中练静,在动功中不断演练、升华静功的奥妙,将形意五行拳配合呼吸原理,逐渐演化为漫步周天。漫步周天是动功的里程碑,更是武学向生命学科的过渡和升华,借呼吸而不执著于呼吸,其特点是以动作带动呼吸,动作为君,呼吸是臣,动作和呼吸高度和谐统一 ,待丹田真气饱满,动作呼吸方能实现一步一周天,一步一呼吸的美妙情景。小周天循环灵动活跃,既而带动大周天,活泼循环,修习渐深,大小.周天一起连动,生命能量的充分体现,的确难以形容,值得我们深人的体验研究和敬重。正是在这个时期完成了漫步周天肠胃功、五行攒簇、龙行挥云、增补八段锦为健身十段锦等动功系列。
  在兰州工作期间,结识了一批支援大西北的武学精英,有太极一支笔的许哲东先生,就职于西北民族大学;吴鉴泉弟子金云峰先生,供职于兰大医院为西医医生;大成拳宗师王芗斋弟子安耀先先生等武友,他们每个周末在一起,互相交流,切磋,推手,长达数十年。孔子日:“三人行,必有吾师,学贵有友。”有这样的益友,极大地丰富了师父的武学体系,在诊病、教功、演练的漫长岁月中,为“真气运行”的命名,老人家费时竟达二十年之久,既不能丟弃传统,又不能缺失科学的学术精神,这个学术名称来之不易。
  他逐步地自然地形成了一一个学术体系,这个学术体系是“医道同参,文武合一”,道学以《道德经》《易经》、《素书》为旨,医学以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为根本,武学科目是以形意拳、三体式为根,形意五形拳为母,融合成一个极其庞大的体系。恩师会演练一百多套武术内容,涉及门派众多,有形意八卦.太极、少林、通备、八极、查拳、神拳等;动功有四段锦、八段锦、十段锦五禽戏、漫步周天、肠胃功、五形攒簇、混元功,龙行挥云、捻花功、六字诀等方法。中医方面有经方、验方、点穴疗法、循经推拿、儿科按摩、针灸、膏药炼制,中药升丹等。其中儿科按摩在我们真气堂运用二十四年,诊治小儿患者超过十万例,深受人民群众和儿童们的喜爱,被甘肃省卫计委列选为中医适宜技术制作了电教片,向全省推广;由贾海忠博士、李天晓焦世袭和本人总结的《李少波真气运行法针灸推拿实践》也随之出版。
  写到这里,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面对这样庞大、丰富各学科交错的学术体系,如果没有百年的修炼,各学科丰厚的积淀,艰苦卓绝的担当,百折不回的精神,高度的智慧,一个人,怎能独自承担下来,确实令人惊叹不已。就在2011年羽化的上半年,还专门给贾海忠师弟连续讲课数天,并演示点穴与针筋手法,思维之清晰,语言之准确,哪里看得出是一个即将离世的老人所为。本人十七、八岁,便随恩师练武修道、习医、扎针推拿,十分惭愧,近三十年都未学完,可见内容丰富,以及传承的不易。传承和现代教育不同,不仅仅是知识技术的学习,而是全身心的“泡透”,在不知不觉中,师父的做人、情怀性格都会跑到你身上来,世界观会根本改变,你会变得不是你自己。一般的人,很难接受,更不容易坚持下来。
  以真气运行法为核心的这个学术体系在祖国大地推广几十年,造福了我们的民族,扶住了中华民族的真气,由家学秘传演化为全社会都能学习普及的一门“ 显学”,这绝非偶然。在今天这个重病大症层出不穷的多事之秋,更加彰显了她特殊的、无法取代的疗效,深受人民的喜爱,确实是维护生命的瑰宝,病魔的克星。为了更好的继承学习、发扬,我倡议:应该成立李少波学术体系研究机构,系统总结、严密分类、结集成果,多途径、全方位地服务于社会大众,造福于民,还天下于春。
  老人家在离世前五年,就对弟子们说,我还有五年时间,大家都会心地一笑;直到2011年三月份,师父频繁地对身边的弟子们说:“要抓紧把研究院建好,时间不多了。”又反复说“祖父走的时候是个好日子。”我们也应和着说:“师父,您也选个好日子。”师父说: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  2011年9月28日下午五点四十分,师父接受完推拿,在床边坐着, 一笑而逝,6分钟后120到达,一检查,生命体征消逝,医生们说:太快了。当大家赶到崆峒山,一看师父,面容如生,像熟睡一样,面颊微泛淡红, 口唇淡红,神态极其宁静安详,似乎喊一声“师父”,就会答应,可是,恩师真的已羽化而去,七天之中,面色依然淡红,走的这一天,儿子对我说:爸 ,太爷走的日子,是孔子圣诞之日!”按祖国道家标准来讲,这是“预知时至,形神俱妙”;站在哲学和生命学科的角度看,这是“与道合一”,生生不已。古圣先贤称赞得道之人,谓有“三达德”,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恩师一生行为,当之无愧。
  这一天,崆峒山混元顶被祥云盘绕,天象极其祥瑞,修炼了百年的恩师,升华了自己的生命,给这个人间留下了一粒真丹,这颗“真气之丹”定会光耀世界,照亮病患当中无助的人们。
  有诗称道:
  问道广成遗空迹,漫漫千载出天然。
  吾师驾鹤人混元,一粒真气运九洲。
  恩师,今天您应该含笑、欣慰,因为“真气运行法"及李少波学术思想,已经传遍祖国大地,
  并流传海外。有无数的人被您及您的学说感染、仰慕、倾倒,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学说当中,实践、受益、并且传播推广。您的美好遗愿,已转化为全社会的公益活动。

 

真气运行法学习班远程班、面授班同步学习,九天通任督脉

调理亚健康、慢性病,无药自愈!

咨询报名电话(微信):13721649514

现在扫描二维码添加微信即可获取:
1、李少波教授亲自教练的动功视频《五禽导引》。
2、真气运行健康宝典一份。
3、两天的面授班免费学习资格。

扫码添加

扫描上方二维码,添加罗老师微信:13721649514